当前位置:佰润彩票 > 新闻资讯 >

开山之作造假!Science大曝Nature重磅论文学术不端,恐误导全球16年

2006 年在 Nature 上发表的开山之作,如今被曝造假!

Science 最新专题报告披露,论文实验结果存在篡改痕迹。

其最坏的影响是,它将误导本世纪以来该领域研究长达 16 年。

这篇论文直接证明了阿尔兹海默症研究一个重要假说,时至今日,被引用数已超过 2300 次。

而它的直接受益者——第一作者,之后更是获得巨额支持:4 年间获 77.4 万美元经费,以及 700 万美元的补助,累计 5200 多万元经费。

消息一出,瞬间引起了轩然大波:震撼全 Science 了。

还有人担心这么大的"学术爆雷",会影响到那些相关领域的学生毕不了业。

不过还少不了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网友:Science 和 Nature 打起来呀!

那么 Cell 恐怕是在吃瓜席第一位了。(Doge)

不过这里还是要为 Science 说句"公道话",因为他们还发现当事方一作还有 20 多篇论文存在数据造假的情况,并不单指 Nature 一篇。

论文实验图有被篡改痕迹

此次涉及到的核心论文,2006 年在 Nature 上发表。

论文提出,一种特定的 β - 淀粉样蛋白寡聚体A β *56会损伤大脑记忆,或许会是诱导阿尔兹海默症的关键物质。

研究人员表示,他们在转基因小鼠身上发现了这种物质,并将它提取纯化、注射到了年轻健康小鼠体内,结果显示小鼠记忆力功能出现下降。

当年,这一物质的发现,为淀粉样蛋白假说提供了有力证据。

该假说提出,在阿尔兹海默症患者的大脑内,淀粉样蛋白(A β)聚集后形成的寡聚体会形成斑块,从而导致神经元纤维缠结、神经元丢失等。

但从如今的调查结果来看,这篇论文中关于 A β 56 实验结果的 * 关键结果图有重大造假嫌疑——

实验结果中竟然出现了几乎完全一致的条带。

针对图中红框圈出的部分,调查人员计算两行条带合并波段之间的关系强度,结果显示其相关性达0.98(1 代表完全一致),"几乎不可能是自然发生的事件"。

在论文中,作者正是通过这张结果图论证,随着老年痴呆小鼠年龄的增加,其体内 A β *56 的水平也在增加。

分子生物学家、知名学术打假人 Elisabeth Bik 表示,可能最初实验时作者并没有获得预期结果,所以把数据篡改成了更符合假设的情况。

这就更进一步加深了学界对于 A β *56 的怀疑。

要知道,在过去十余年中,不少专家都在质疑纯化 A β *56 研究的真实性。

美国肯塔基大学阿尔兹海默病专家 Donna Wilcock 表示,这种寡聚体的性质非常不稳定,会自发转化成其他类型寡聚体,提纯的样品中很可能是混合物。

这就导致无法将记忆力下降的症状,完全归结到 A β *56 上。

此前学界甚至都在怀疑,A β *56 是否真的存在。不少实验室此前都想提取 A β *56,但鲜少成功。

2008 年,淀粉样蛋白假说的支持者、阿尔兹海默症知名医生 Dennis Selkoe 也先后在 2 篇论文中提到,他没有在人体内发现 A β *56。

如今轮到 Science 出面,不单是实验成果无法复现,更牵扯到这个"巨人的肩膀"可能不复存在。

可能误导全球研究 16 年

前面提到,这篇"开山之作"直接验证了淀粉样蛋白假说。

至此之后,学界产业界开始豪掷重金押注于此。

据 Science 消息,当时 NIH(美国卫生研究院)对「淀粉样蛋白、寡聚物和阿尔茨海默病」的支持,从 0 上升到去年的 2.87 亿美元,折合人民币 18 亿元。

而在今年,NIH 在淀粉样蛋白的项目上花费了约 16 亿美元(约合 108.14 亿人民币)。

这个数额,直接占到阿尔兹海默症研究总资金的一半。

这当中还不计科学家在这一领域上贡献的想法和思考。过去十多年中,有研究者曾尝试通过降低淀粉样蛋白来治疗阿尔兹海默症。不过据《认知心理学》书中描述:

他们的尝试就像坐过山车一样:在动物模型中证明有效的治疗方法到人类患者中却是无效的。

△图源:知乎网友 @江雪晴 Cherry

在诺奖得主、斯坦福神经科学家 Thomas S ü dhof 看来,这是最直接、最明显的损害了。

知乎网友 @君子朝歌认为,此次造假让阿尔兹海默症研究领域退回到 10 年前,学术再次分为神经免疫假说、炎症假说和淀粉蛋白变性假说。

另外,还表示淀粉样蛋白的假说仍然不能被证伪,被实锤的是淀粉样蛋白的一种亚型" A β *56 "

而对于产业界来说,诸多制药公司都基于这一假说开发过药物。要知道,新药研发成本高,周期长而若是药物无法证明有效,一切流程都显得毫无意义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本次调查的发动者,正是源于一次对药物研究的质疑。

来自范德堡大学的大哥 Matthew Schrag,此前因批评过一款 FDA 批准的 A β 抗药物而声名狼藉,他找到了一名志同道合的律师。

这名律师正调查一种正在临床试验的药物 Simufilam,开发商声称,药物能改善认知能力,通过修复一种可阻断 A β 沉积的蛋白质。

而他们怀疑,这背后的研究存在欺诈性,于是乎利用现有的医学知识储备展开了调查。

不过也有网友认为,此次造假并没有太大的影响,业界目前比较认可的是 A β *42 与阿尔兹海默症的关系。

哈佛大学神经学家表示,虽然 A β *56 结果存疑,但希望大家不要对淀粉样蛋白假说完全放弃。

不过他也提到,如果现在几个临床药物实验都失败了,这一假说可能会被雪藏。

目前,Nature 已经发布声明,开始对这篇论文进行调查。研究团队所属学校明尼苏达大学的一位发言人表示,学校也在审查此事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论文一作西尔万 · 列斯纳(Sylvain Lesn é)在这轮学术打假中,被发现了大约有20 篇文章有造假嫌疑。

其中有 10 篇和 A β *56 有关。

调查结果表明,这些论文中至少有12 张实验结果图片有重大造假嫌疑。

阿尔兹海默症领域知名医生丹尼斯 · 赛尔克直言:

我认为(这些图片)除了人为操纵外,没有任何其他合理解释。

与此同时,还有学者还透露,自己在过去和 Sylvain Lesn é 的一次合作中发现他提供的图像非常可疑,于是要求学生复现这一实验,但最后都失败了。

之后,他对西尔万提出质疑,对方坚决否认。

最终,这篇合著的论文在发表前被撤回,这位学者也和西尔万断交。

通讯作者:我对 A β *56 仍有信心

据 Science 方面透露,该论文的通讯作者华人科学家凯伦 · 阿西娅(Karen Ashe)拒绝接受采访。

但她在回复邮件中表示,自己仍然对 A β *56 有信心,并表示自己还在研究 A β 寡聚体结构的相关内容。

与此同时,她认为 Science 的调查夸大和歪曲了这篇论文对学术界的影响。

我花了几十年来研究阿尔茨海默症,但是却发现我的一位同事篡改了图像,误导了我和整个学术界。

更让人痛心的是,一家如此权威的科学期刊,还公然歪曲我的研究成果。

阿西娅是明尼苏达大学医学院神经学教授,同时还是该学校阿尔兹海默症研究实验室主任。

实际上,当年因为这项研究,阿西娅拿到了不少阿尔兹海默症领域的大奖。

在论文发表仅两周后,她就获得了奖金高达 10 万美元的 Potamkin Prize。

之后还获得了提供5 万美金奖励 +20 万美元研究基金的大都会人寿基金会阿尔兹海默病医学研究奖。

据悉,阿西娅从美国国立卫生院(NIH)已经获得了超过 2800 万美金(折合人民币约 1.8 亿)资助。

另一边,该论文一作西尔万(Sylvain Lesn é)也因此这项成果而名声大噪。

2009 年,他在明尼苏达大学成立了一个由 NIH 提供资金支持的实验室。

2008-2012 年期间,他从 NHS 获得了 77 万多美元的资金支持用来研究 A β *56,同时还有 700 多万美金用来研究阿尔茨海默症的相关问题。

2020 年,他还成为了明尼苏达大学神经科学研究生项目的主导人。

目前,西尔万还没有对外界进行任何回复,相关调查还在继续。


2022-07-26 17:09admin admin 点击
佰润彩票平台,佰润彩票官网,佰润彩票网址,佰润彩票下载,佰润彩票app,佰润彩票开户,佰润彩票投注,佰润彩票购彩,佰润彩票注册,佰润彩票登录,佰润彩票邀请码,佰润彩票技巧,佰润彩票手机版,佰润彩票靠谱吗,佰润彩票走势图,佰润彩票开奖结果